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白姐网 > 正文

专访马丽:不演低俗喜剧“麻花”里没人和我抢一姐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9-09-09 点击数:

  (采写/但丁的方舟) 不附加任何修饰的“演员”二字,是马丽在采访中最频繁提及的自我定位。自从2005年加入开心麻花,马丽从话剧舞台走上春晚舞台,从电视荧屏演到电影银幕,如今俨然是家喻户晓的“双十亿女主角”,然而不论票房还是知名度,马丽都以“知足”与“感恩”的态度对待:“我现在拥有的一切,都是曾经从来不敢奢望的。”来自观众的任何标签,她都能欣然接受,甚至认为是一种被关注的幸运。而如果必须在话剧、小品、电视剧、电影中挑出一项最爱,马丽依然选择了最初造就自己的“舞台”——“舞台上的我好像更加自信、自由、轻松,会发光。”

  她调侃自己能算“女汉子”鼻祖,种种机缘巧合加上学生时代的经历让形象渐渐固化,但生活中的马丽不但不强势,面对丈夫时还会“变身小公主”。结婚以后,马丽也需要平衡家庭与事业的比重,目前她更想暂时以家庭为主,并透露说希望在明年下半年,拥有“妈妈”这一全新身份。

  马丽的最新电影作品《来电狂响》已于12月28日全国公映。依然是喜剧,马丽却不再是“搞笑担当”,角色的转变并非刻意,只是演员的必要修养。演了十几年喜剧的马丽也曾经历过极度抑郁的时期:在团队中因过分熟稔而互感乏味,一次次在台上编织笑点、奉献全部,在下台后感到被“彻底掏空”。但“我从来没演过低俗喜剧”,这是作为“喜剧人”的马丽一直坚守的艺术准绳。

  马丽:之前看过原版的《完美陌生人》,故事和主题都非常吸引我。特别是我这次扮演的角色,作为演员也是一次全新的尝试和突破。

  :它还是带着喜剧色彩,但据说您不再是“搞笑担当”了,会不会担心这种角色的转变观众不那么接受?

  马丽:不会,也不算主动拓宽戏路。因为我是个演员,就该塑造不同的角色。这次扮演的是一个女白领,职业女性,会遇到职场抑郁、被上司性骚扰等情况,我觉得我是代表很多很多的职业女性。“笑笑”是一个外表看似强大,实际内心脆弱的女人,她用女强人的外壳包裹自己,但往往这样还是受到了伤害,我觉得这样的女生是需要帮助和保护的。虽然戏份不多,但所有故事点是围绕她发生发展的,会让很多女性朋友看到自己,在感情、事业上不顺利时及时调整心态和情绪。

  马丽:这个角色好像每一场戏都会让我印象深刻。首先要通过情绪的培养、酝酿,进入一个抑郁的状态,自杀的戏、被病魔折磨的时候,是挺难拿捏的。我本身是一个比较阳光的人,要瞬间进入角色还是有一些难的,而且进去之后很难能够很快出来。

  马丽:那场戏是我所有拍摄里最难的,一镜到底,一共拍了12条,我很少能在一部电影里拍这么多条。因为这需要所有人配合,而我特别敏感,怕我的表演不到位耽误大家休息时间,就压力很大。拍着拍着导演说可以了,还是觉得不行,我希望再来,觉得可以更好。拍到第11条的时候,我其实整个人已经崩溃了,情绪也上不去了,眼泪也哭干了,大家也都站累了,说要不歇会吧,我说那也行,哥几个陪着我在那坐了一会,聊了会天,吃了点东西,喝了口小酒。团队好就好在大家在一起互相帮助,跟我说一定要放松,你就清零,我们在这都愿意,我们不累。当朋友给了鼓励之后,我再回去一条就过了,集体的力量确实是很强大的。

  马丽:因为她压力最大。故事展现了三组情侣、夫妻间的矛盾,只有她是一个人。电影从天台上笑笑想跳楼的那一瞬间开始了,是友情把她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,让她感受到这个世界上还有爱,但没想到因为一个游戏让她也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。其实并不是手机本身的问题,而是人们自己的心态。她就是这样的性格,当她容忍不了的时候,看破了所有东西的时候,需要有这么一个爆发。

  马丽:首映时有人提到说很刻意,怎么那么巧就撞死了。这当然是戏,戏是编排好的,但生活中有一些意外报应,就是这么巧,有时比戏还难接受。问导演他也说其实是代表了一种寓意、因果,希望有一个上帝的视角,老天会收拾他的,就是这种感觉,还是希望大家都做好人。

  :翻拍版本一定会遇到“本土化改编”的问题,作为主演您怎么看这部电影在这方面的处理?

  马丽:虽然是翻拍,但真的更有我们自己的特色。台词、剧本、人物设定,都更加真实,更加生活化。特别是手机这个话题,很能让人感同身受。我相信这部电影一定会引起全民性的热议。生活中可能没几个人敢做这个游戏:手机摆出来,微信、短信、来电全部免提让所有人听到看到。拍了这部电影之后我也觉得知道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,原先以为手机就只是给大家增进感情,让沟通更方便,但慢慢会发现,有些时候它像一把刀子一样,特别扎心。

  马丽:以前我很讨厌依赖手机的人,觉得是忽略了对方的感受。但慢慢地我就变成了我最讨厌的人。所有人都在低头看手机的时候你会忽然发现,自己很失落,很无助,很无趣。甚至就连晚上去洗手间的时候,你都习惯性地抓起手机,一能照亮,二能看时间,三是在你无聊的时候可以打发时间,真的变成一种依赖了。但我还好,比如跟父母、朋友在一起的时候,只要别人不拿手机,我一定不会主动看手机,我会尽可能想陪陪家人,和朋友多沟通一下,包括夫妻之间也是一样的。

  曾经有一个测试:两人互相对视不动三分钟。我和艾伦做宣传时做过这个,看着看着我就哭了,艾伦吓坏了,拍了拍我的肩膀问我刚刚想什么,我说从来没这么近距离跟朋友对视这么久,突然涌出了十几年前我们俩从认识到现在,那个画面真的像电影一样在脑子里过,再看面前这个人,所有的情感就全爆发了。

  :过去您最为大家熟知的电影,也是把话剧搬上银幕,都是有完整原型的二次创作,觉得这两种改编有什么不同?

  马丽:话剧我们是经过现场的实验和与观众近距离的接触,直接能感受到观众对作品的喜爱程度,哪里有瑕疵第二天就会调整,这样反复打磨,当几十场甚至几百场之后,我觉得它是千锤百炼了,相对已经比较完美后,再把它变成电影。翻拍就首先是融入中国文化背景,每组人物关系包括亲情、友情、爱情,我们的都更全面一些。

  马丽:舞台上需要把肢体放大,无论是声音还是形体语言,观众离得远看不到你的脸。但电影是大银幕,镜头真的很近,可能会给只有眼部的特写,所以更加细微,不能把表演外化,而是要更加深入内心,再让观众感同身受。翻拍的话因为原版里没有这个角色,我是一种全新的塑造,所以不太害怕对比。

  :《羞羞的铁拳》后就已经是“双10亿女主”了,对这部电影的票房有没有什么期待?

  马丽:口碑是一定促进票房的。《夏洛特烦恼》刚上映时,没人知道我们是谁,也没有很多人去看我们的电影。我们最开始的排片很少很少,票仓的图是这样曲线上去的,靠的就是大家的口碑。如果真是一部好戏的话,我相信观众一定会口口相传的。

  马丽:不可能说我马丽就可以演公司所有的戏,首先也要看合不合适,当然我自己也在拍其他的作品,麻花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女演员。时间上、角色上,各方面的调整都有。

  :那您现在和麻花团队的关系,或者您在麻花公司的地位,比起以前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?

  马丽:麻花是我娘家,2006年演了麻花的戏之后一直没有变过。地位,原先有什么地位?一哥吗?

  :目前网上能看到的还是没有麻花的作品,往后“开心麻花演员”这个标签会不会越来越弱?

  马丽:其实标签是观众给的,不管是开心麻花演员,还是演员,还是喜剧女演员,它只是一个标签而已。生活中我是马丽,专业上我是个演员,不管大家给我贴什么标签,我都觉得很荣幸,因为观众喜欢我。现在大家压力都很大,很不开心,我觉得有机会做喜剧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,能给观众带来快乐,为什么不呢?

  马丽:每一个平台带来的是不一样的感受。但是作为我马丽本人的话,可能最喜欢的最爱的还是舞台。舞台上的我,好像更加的自信,更加的自由,更加的放松,会发光。

  :咱也聊一下沈腾吧,很多人印象里你们还是很有CP感。最近的合作好像越来越少了?

  马丽:虽然我们是一个公司的,之前不管话剧、电影还是小品,合作是因为工作需要。慢慢腾哥也会有麻花之外的资源找过来,不是全世界所有的合作都需要沈腾马丽、沈腾马丽,其实演员和其他演员合作会更有新鲜感,也会让观众这么觉得。比如第一次吃方便面觉得挺好吃,每天吃就会腻,我们也是怕观众腻,所以也要尝试找不同的搭档。

  :您提到沈腾有很多其它资源,比如春节档两部电影。作为曾经被“绑定”的搭档,会不会有来自他的压力?

  马丽:那还真没有,我从小到大都不是一个愿意攀比的人,别说男孩了,女孩我都没有嫉妒心。经济上的财富自己有是自己的,别人有是别人的,我会祝福,但并不嫉妒。精神上的财富更重要,健康和快乐是我目前觉得最珍贵的。

  马丽:现在大家都说我男神收割机。像古天乐、贾乃亮、潘粤明都是特别帅的男神级,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值得我去学习的优点。专业方面男生特别拼,特别敬业,而且他们并不只有观众看到的单一一面。虽然他们在圈子里面也摸爬滚打很多年了,但他们的善良、真诚、幽默和朴实,我觉得是观众看不到的。

  马丽:我结婚的时候还没想过这个问题。但当年龄慢慢增长,可能真的需要为家庭做一些牺牲。我主要特别喜欢宝宝,再过几年我就是高龄产妇了,如果生命受到威胁,不管有多好的事业多少钱都没用。现在是在调整健康状况,打算如果有机会,明年下半年的时候,是想做一位妈妈,给自己一个全新的身份。

  马丽:我希望它们是平行的。宝宝小的时候一定要以他为主,陪伴非常重要。但当我觉得他可以的时候,有合适的机会要出来工作。好像不管男人女人,在家待的时间长了之后,会和社会脱节,无论思想上还是各个方面,会被淘汰。

  马丽:不是的。小的时候强势过,可能像我做生意的妈妈。后来慢慢地就……特别是遇到我老公之后,我觉得遇到了对的人你就会把内心的小公主释放出来。毕竟我也是个女生,在外面因为工作必须要坚强独立,但是回到家里后,有他了,就觉得我可以依靠他,可以放松下来,变身成为小公主。

  马丽:不是,小时候一个人在外上学,得承受很多压力,把我造就成了那样的女性。好像我们麻花的导演对女性是有误解的,认为女人都是女汉子的感觉。在舞台上看到了马丽女汉子的一面,就觉得她恰好能塑造出这样的形象。我应该算是女汉子的鼻祖了,那个时候还真没有哪个女生可以像我那么彪悍地在舞台上表演。本来没有,观众就记住了,慢慢地多了,印象也就固化了。

  马丽:我曾经想过改变,很急于。作为演员想证明自己可以演百变的角色。后来觉得这种想法挺幼稚的。因为作为真正成熟的演员,不用急于一时,生活、感受、感悟更重要,当经历了一些挫折成长了,再有一些角色找来的时候,就能更好地去驾驭。以前更在意的可能是表面上的形象,现在更在意内心的感受力。

  :您初到北京的时候也有很压抑的时期,经历过刚才还在台下哭,马上就得到台上去笑。其实很多喜剧大师,都是台上很搞笑,台下很严肃,您怎么看待这种矛盾?

  马丽:我曾经也特别抑郁,那个时候感觉老天对我不公平,为什么其他女生可以活得像个小公主一样,我就得拼得像个女汉子,甚至比男人还要辛苦。自己当时的抗压能力不够,走过来才发现,应该去和那些不如你的人比比看,不是攀比,而是懂得知足。有很多人比你还要辛苦,还不如你,那我们为什么不感恩?感恩现在拥有的一切。心态不一样了,再去做那些事情的时候,结果也会不一样。

  马丽:舞台上要让观众开心,但创作的过程非常痛苦。比如我们几个人为了创作一个作品,每天在一起,和家人时间都没有这么久。太熟悉了,感情上就会变得特别平静,会觉得特别乏味,不会迸发出一些灵感。当我们把这个作品完成了,在舞台上施展我们所有的精力、体力,把效果呈现给观众之后,下了台就想静一静,确实完全透支了,像是被掏空,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  :以前专门强调过自己是一个“演喜剧的演员”,而不是一个“喜剧演员”,现在还在意这种划分吗?

  马丽:我不在意,但有人特意问的话,我倒是觉得,在我心里面,我是个演员,不是被固定死的喜剧演员,因为除了喜剧之外,我是可以塑造其他类型的角色的。

  :到现在也做了十几年喜剧了,您曾说过“喜剧是高级的”,“要做高级的喜剧”,那您认为哪种形式的,具有什么特质的喜剧才算得上“高级”?

  马丽:比如说有的需要我去扮丑,如果角色需要,扮丑没有问题,但是我不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恶搞,那我就觉得低级了。我希望通过角色的魅力,故事的冲突,让观众感受到我是一个鲜活的人物,而不是一具躯壳,一个小丑。

  马丽:对。我觉得我没有演过低俗的喜剧,我的每一个角色都是有灵魂的,有生命的,都是有血有肉的。

  :从小剧场到开心麻花,中国网商务部消息上周猪肉批发价格上涨88%到春晚,到电影这样一步步走过来,外界看来似乎很顺利,您之前回应过其实不是一帆风顺的,那这两年过了这个点以后,是不是要好多了?

  马丽:只能说选择的机会多了,依然不是顺风顺水的。作为演员就是会被人家选择和淘汰。不过现在抗压能力变强了,可能因为结婚了,不再一个人面对压力的时候会觉得好了很多,有人帮你分担了。

  马丽:其实我是一个没有目标的人。从来没想过马丽你要红!马丽你要让全国的人民认识你!你要赚多少钱,你要什么要什么,没有。我现在一切的一切,都是我从来不敢奢望的。我可以作为一个演员就已经太幸运了,没想到可以上春晚,更没想到上了春晚之后现在有机会拍电影,让那么多的观众喜欢。我就是感恩每一天,不去奢望其它的。

  马丽:我的新电影《来电狂响》就要上映了,还有和潘粤明老师合作的电视剧《逆流而上的你》也快播出了。希望观众可以支持我,谢谢大家!希望你们每天健康快乐!

曾道内部玄机图| 2018年葡京赌侠自制| 一肖中特免费| 跑狗图| 311211黄大仙救世| 铁算盘| 五码中特| 蓝月亮心水主论坛| 管家婆开奖结果| 香港金多宝|